央廣網仁川9月19日消息(記者莊勝春)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今晚,第17屆亞運會的聖火就將在韓國仁川點燃。亞奧理事會的45個國家和地區的體育代表團將齊聚一堂,一萬多名運動員、官員將在36個大項、439個小項的比賽中切磋技藝、交流友誼,共同書寫亞洲體壇新的輝煌篇章。
  即將於今晚舉行的開幕式,雖然主題非常高大上——“45億個夢想凝聚成一個亞洲”,但對於很多旁觀者來說,它更像一場韓流彙報演出。從張東健、李英愛,到鳥叔、都教授,不同時代的粉絲,似乎都能找到自己的那一款。
  不過,相比於這場秀的群星璀璨,亞運賽場的星光就顯得有點過於集中了,至少現在看來是這樣。
  志願者:高需求賽事大部分都是樸泰桓、孫妍在、棒球。游泳館名字就叫樸泰桓游泳館。
  很多大型賽事都會列出一批“高需求賽事”,誰是亞運最亮的星,從這裡就能窺出一二。除了開閉幕式,剛纔這位工作人員口中提到了樸泰桓、孫妍在,這就意味著,不是每個記者都能得到游泳和藝術體操的入場機會。因為他們無疑是韓國人眼中最閃亮的亞運之星——尤其是樸泰桓和中國泳將孫楊的對決,使得11項高需求賽事中,游泳占了六項;昨天出版的亞運官方報紙上,頭版也被一張巨大的樸泰桓泳照覆蓋,標題是:“冠軍的笑臉。”
  2010廣州亞運上,孫樸4次相遇,200、400米自由泳,樸泰桓折桂,1500、4x200米自由泳,孫楊奪魁。大家想看,這一次會上演怎樣的戲碼?
  孫楊:樸先生,感謝你沒有去演韓劇、或者去做歌星,感謝你一直努力去做我的對手……
  賽場未到,廣告先行。聽聽孫楊說的:“別讓我贏的太輕鬆”、“有本事就贏回金牌,輸的請烤肉”……最近一段時間,這段孫楊操著中韓語言叫板樸泰桓的視頻將孫樸大戰劍拔弩張的氣氛渲染到了頂點,也引起了巨大的爭議。
  “為什麼要這樣挑釁?”這次孫楊一到韓國,就遭遇了韓國媒體的追問。
  孫楊:“不牽扯到其他個人,其實這就只是一個廣告創意……”
  一貫高調的孫楊面對著輿論的壓力;本身就是仁川人的樸泰桓更是面對著本土作戰的壓力,更別說即將展開對決的游泳館還是以他命名——樸泰桓游泳館。  
  類似的星光對決還有一些,比如林丹的李宗偉的羽毛球“左林右李”之爭,比如後劉翔時代中國田徑界兩位新星——張培萌、蘇炳添的百米飛人大戰……但其實,無論對於咱中國隊、還是東道主韓國隊,秀場或是賽場,或許都不是亞運會的第一要務。
  傅博:失敗不見得是一件壞事,更磨練人。無論是隊員還是教練,心裡都有這鼓氣想釋放出來。我們都一直努力在做。
  帶著一臉無奈說這番話的,是中國亞運男足主教練傅博。他所率領的中國亞運代表團首秀,以0比3不敵朝鮮告終。這在某種程度上,已經成為中國三大球的縮影。90後青年軍擔綱的中國男籃,因為和世錦賽衝突、派出二隊參賽的中國女排……都讓人心中打鼓,但新老交替總要完成,與其把這當成功利的賽場,不如當成學習的練兵場,只要“努力拼搏不丟士氣,戰有所得不打醬油”,就對得起自己胸前的國旗。
  而對於韓國人來說,場外的事情恐怕更讓人發愁。當前韓國經濟整體蕭條,根據韓國蓋洛普日前面向680名調查者所做的民意調查,53%的受訪者說對仁川亞運會“沒有興趣”,55%的受訪者稱沒有前去觀賽的想法。更何況,韓國人是見過大陣仗的——奧運會、世界杯都辦過,這已經是韓國第三次承辦亞運會,2018年冬奧會還將在韓國平昌舉行;大家難免有些“審美疲勞”了。這倒也反過來說明,賽場需要秀——吸引眼球,吸引人流。否則你們老說,在首爾不遠處的仁川開亞運,總覺得是在北京的順義辦奧運。其實,仁川怎麼也是韓國大港、貿易重鎮,依靠亞運這場秀,能發展啊。
  說的有點遠了,咱說回亞運賽場。上屆亞運,中國199金、韓國76金、日本 48金。本屆亞運,韓國提出高目標:90金,日本目標50金,中國目前只說要繼續蟬聯金牌榜、獎牌榜首位;硝煙瀰漫的數字之爭背後,是賽場上的劍拔弩張。比如咱開始說的孫樸大戰。未來十天,兩人將有多次正面交鋒,其中,21號,樸泰桓的優勢項目——200米自由泳將成為孫樸首戰。一切喧囂,還得賽場上見真章。這可能就是秀場和賽場的終極區別。  (原標題:[亦莊亦諧話亞運]第一期:賽場還是秀場)
創作者介紹

傢具

cj03cjpvq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