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資金閑置”呼喚績microSD效預算
  首席評論
  □林江
  廣東實行全口徑預算管理,凡是涉及使用納稅人資金的項目支住商不動產出都需置於公眾的監督之下,財政公開的程度讓人耳目一新。全口徑預算是一種手段,旨在促使政府部門謹慎用好納稅人的錢,讓財政資金的使用更加有效率。
  根據廣東省審計廳昨日披露的審計報告,在2013年接受審計的30個部門中,一方面要求不斷追加投入,另一方面,年初預算安排的部分項目資金卻大量閑置,根本沒有用出去。這讓人們不解了:既然有大量資金閑置,為何又要追加投入?有人說,這可能是結構性問題:一些部門所負責的新成屋項目進展良好甚至超支了,故要追加;另一些部門卻由於種種原因沒有順利開展項目,故而產生資金閑置現象。
  就算上述解釋可以成立,那麼全口徑預算到底對政府預算的執行產生了什麼作用?如果答案是肯定的,無論是公共財政預算、國有資本經營預算,還是社會保障預算都進入了公眾視野,照理說這些部門在公眾輿論的壓力下是不敢懶政的,除非全口徑預算管理徒有其表,公眾和固態硬碟輿論根本產生不了監督的作用,這當然不是我們願意見到的結果。
  設想一下,目前公共財政預算當中的“三公”經費預算公開連個標準格式都沒有,公眾如何對相關地市的公共財政支出情況作出比較和對財政資金績效作出判斷?國有資本經營預算基本上迴避了具體某一家國企的盈虧狀況,更遑論占有壟斷地商務中心位的國企及其所在行業的經營狀況對於整體市場以及民生的影響,加上部分國企可能以商業秘密為理由拒絕公開其資產和負債情況,公眾如何對國企經營預算進行有效的監督?如果公眾監督似有若無,難怪部分政府部門不會很認真去對待預算的執行,部門財政資金閑置與部門要求追加財政資金並存這個老大難問題就長期難以得到解決了。
  公平而論,上述現象的存在,也可能與政府部門在預算的時候預見不了在具體項目執行過程中的變化所致,譬如,在某項目立項的時候,沒有預計項目所需要的土地在辦理國土證、建築許可證時所遇到的困難。
  果如是,我們不禁要問,如果政府部門沒有把握把相關土地開發所需要的證照辦妥,為什麼當初就急於立項和申請預算呢?如今,以這種理由去解釋部門的項目預算資金用不出去已是習以為常,可為什麼在新的財政年度審批預算時又照批如儀?財政部門又是如何履行財政監督責任的?
  按照深化財稅改革總體方案,到2020年前我國要建立現代財政制度。我們認為現代財政制度的重要標誌之一是實現績效預算,其前提是零基預算,即今年部門的預算多少與去年部門花了多少錢無關,與部門做了什麼事、做得怎麼樣以及打算今年繼續做什麼事有關。
  可見,實施全口徑預算管理制度並不會自動提升財政資金的使用效率,廣東應該在零基預算和績效預算上先行先試,為我國最終建立現代財政制度累積經驗。
  此外,審計報告還顯示,儘管大部分的地級市在籌集和安排保障性安居工程上超額完成了任務,但是卻出現了一些尷尬情況:有3000多套保障房處於空置狀態超過一年,有249套超出標準。事實上,政府動用財政資金興建社會保障性住房,從政策層面上看是絕對正確的,可問題就出在上級政府和下級政府的關係是層層委托代理的關係。在多層委托代理關係下,上級的指令到了基層可能被有意無意地扭曲,具體到保障房建設,就會出現專項資金被擠占、閑置或滯留。基本出路就是讓上級政府和下級政府的委托代理的層級減少甚至取消,譬如通過公私營合作的方式把社會保障性住房的建設交給市場去做。同樣從事保障房建設,如果換一種思維,或許會得到截然不同的結果。
  (作者是中山大學嶺南學院財政稅務系主任)  (原標題:“財政資金閑置”呼喚績效預算)
創作者介紹

傢具

cj03cjpvq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